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机翻校对40kh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希拉迪尔•卡斯叹了口气,战斗把她弄疼了。正在逃窜的农夫乘坐的是猎鹰重型坦克,盔甲满是血污,膝盖上还放着头盔,长长的裂缝从一把几乎夺去她生命的刀刃上滑了下来。近五年来,她一直与星际战士发生一次又一次的小规模冲突,他们认为清理这个星球来入侵者是明智之举。早在他们第一次在到来时,她就给他们发了消息。也许这对愚笨的人来说太晦涩了?这条信息她得自一个从猴子的智库。
当这些蓝色盔甲的傻瓜发现他时,他的尸体被固定在一根杆子上,被贯穿的创口还冒着烟,他盔甲上布满了可怖的刀伤,振动刀的刀伤。他们似乎并没有想太多,他的整个右半躯干都被色孽的力量腐蚀和扭曲了。他的皮肤和骨骼变异成了对人类简单解剖和卑劣的扭曲。或者他们把这也归咎于她。
希拉迪尔•卡斯又叹了口气,默默地为死去的战友哭泣。她的军队在每一次战斗中都遭受重大损失。但每一场战斗都是最重要的,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赢”了,如果这个词可以适用于他们人口锐减的方舟世界的话。
那些笨手笨脚的星际战士根本不知道这个星球上有着一股超乎想象险恶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的深处,是一座被掩埋的灵族之城。在色孽出生前,就存在的城市,但色孽出生后,城市里生机盎然的大厅里充满了恶魔,他们的态度极为恶毒,力量又极为可怕。如果不阻止他们挖掘这些遗迹,不知道会给这个世界造成多大的破坏。
事实上,希拉迪尔•卡斯也看到了。那是一种天启般的景象,混沌 污染,血如江河般流浪,甚至比希拉迪尔•卡斯以前所预见的更糟糕。她必须阻止这一切。
她再一次的叹了口气,感到疲惫不堪。她已经战斗了这么长时间,以致于她无法想象一个未来,她将不会战斗,她没有预见到任何类似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反抗?是她挑起了他们的大敌吗?不,她没有,但她仍然要为她祖先的错误付出代价。她和她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必须这样做。这是他们的职责,也是救赎。但这太难了。她知道她必须坚强,带领她的族人走向更美好的未来。不仅仅是为了她的族人,更是为了宇宙。
但是,为什么当她注定在悲惨中挣扎一生,然后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时,那些沉闷的野蛮人,或者那些更天真的蓝皮肤的钛族,甚至那些愚蠢的头脑简单的猴子,就该从她手中得到更好的生活呢?
她只是希望能休息一下,找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她只是希望她能暂时放下自己的职责。
只放下了一小会儿。
一道紫色的亮光进入了坦克的藏室里.它吓了四个同乘的灵族乘客,他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希拉迪尔•卡斯发出一声尖叫,双手紧握着头,蜷缩在座位上。
“夫人!这是什么!?”
离他最近的灵族同伴跪在了这位陷入困境的领袖身边,他的脸上深深地流露出忧虑。
“不!滚开!”
先知喊道。从她的话中,人们无法确定她在对谁大喊大叫,是坦克里乘客,还是她脑子里东西。最终,先知有了对自己的声音的回应。
一股精神力量的涟漪从希拉迪尔•卡斯身上爆发出来,刚刚下跪的灵族被那压倒性的力量扔到了墙上,震得猎鹰坦克一阵摇晃。
四个灵族乘客像软弱无力的玩具一样躺在舱室。没有人死亡,只是每个人都失去知觉,被力量冲击的昏了过去。能量很显然也到达了司机那里。
“猎鹰”开始迅速下潜,撞在了柱石上,小艇挖进了松软的土地,坦克刹住,把大多数现在沉默的乘客推到了前排。
“住手!”
她又喊了一声,但这次她有点慌乱,蜷缩在被冲击的角落里。明亮的紫光再次穿过仓室。这一次它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灵魂石装饰着她的灵骨盔甲,随着强大的能量在入侵那里,它们变得亮起闪光光。又过了一会儿,灵魂石裂开了,然后粉碎成灰尘,在空中闪烁了几秒钟,然后作为无用的灰烬洒在了地板上。
随之而来的痛苦,和她以前感受过的任何其他痛苦都不一样。这并不是血浆燃烧时时灼热的疼痛。也不是是被一个粗劣的炸弹投掷的那种破碎的、残酷的疼痛。
是别的感觉。当她伸开四肢躺在地上的猎鹰上,蠕动着时,她不自觉地迎合痛苦。这就像成长的痛苦,不是要避免的东西,而是要拥抱的东西。它弯曲了她的骨头,拉伸了她的肌肉,使她一寸寸的再生。
首先是她的身体膨胀了起来。她柔软的身躯变得更强壮。从她的臀部开始的。幽灵骨盔甲因其声名狼藉的承受力受到考验而嘎吱作响。她的手指抓住了那件有限制的盔甲,设法撬开了最坚硬的部分。她呻吟着,因为她可爱的臀部变得宽阔而浑圆。这些变化一直持续到她的全身。她娇小的胸部开始压在胸前板的内侧。她的两只手抓着那件现在已是紧身难耐的实心盔甲,解开了它。随着喘息,她的乳房开始变大,伸展织物的衣服接近它的极限。
她感觉到了快感。她感到愉悦。纯粹永无止境的快感。
她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变得丰满,她的大腿长度变得恰到好处的大小,她的胸部更丰满了,柔软的肉球达到了D型尺寸。她以前穿的那件舒适的、不受限制的衣服,现在成了一套紧身衣,覆盖着她那经过修饰的身体。在织物无法承受压力的一些地方,一些小洞被撕开,露出了那她完美的肤色。
希尔德瑞尔气喘吁吁,她的双手颤抖着,伸向她丰满的、女性化的肿块。当她搓着手的时候,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是一种她从未感到过的快感。当她继续抚摸她巨大的胸部时,她的皮肤开始变色。她苍白的皮肤开始泛出紫蓝色,额头上也开始长出了硬块。
在她身体的另一个地方.一个更低的地方,她感到一股炽热的快感。这对她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她从出生起就被教导说,这是一个必须否认,甚至不承认的事情。她气喘吁吁地把手放下腹部。她能感觉到身体的热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当她的手指接触到她腹股沟上的衣服时,她用一种高亢而紧张的声音呻吟着。每一根神经都紧张得要命,只是在等待刺激,把它推向最深层的快感。她慢慢地擦着,然后擦得越来越快,按摩着她被忽视了一个多世纪的身体部位。她呻吟了一声,声音越来越大,因为织物变得越来越湿,她燥热难耐。
她轻轻地扭动着身体,发出一声轻柔的叹息声,她很欣赏自己的新形态,也明白了是谁给予了她这些……沙历士。徳纳迪先是感谢了那个恶棍,然后站了起来,神奇的是,她的体力和活力又恢复如初了。现在,她必须去获得更多。
一阵轻微的寒意掠过了德纳第的脊背。她必须弄清楚下一步该做什么。然后她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这只猎鹰队里除去司机还有另外4个人。她咧嘴一笑,把一个穿着盔甲的复仇者甩了过去。是的,是德娜斯她真是个恶毒的武士。她对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他们对她而言,就像方舟世界里的手工艺品一样熟悉。
她的手灵巧地在她的盔甲上移动,迅速地解开盔甲,把轻薄的材料扔到一边。她注意到她的指甲比爪子长得多事实上,它们看上去比正常的指甲更厚更硬,但他们光滑而不尖锐。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低头看着德娜斯,她的身体现在完全被紧密的织物覆盖着,她娇小的胸部终于从男性身材的紧身盔甲中解放出来了。
她莞尔一笑,心也微微地跳动着。她的手慢慢地划出了那个女人的曲线,几乎没有碰到织物。她抓起内衣的领子,迅速地把衣领从中间扯下来,从德娜斯那里传来的只是轻微的恍惚声。最后,希拉迪尔•卡斯看到了那柔嫩美丽的肉体。每一处之前更诱人。
希拉迪尔•卡斯轻抚着德娜斯的手,顺着手慢慢地抚摸她的肩和腰。这个女人发出轻微的呻吟,扭动了一下身子,最后才渐渐地从先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前先知的心狂跳不已,希拉迪尔•卡斯知道德娜斯会奋起反抗,但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发生。希拉迪尔•卡斯将手伸向德娜斯卸下的盔甲,从大腿部的叶鞘中猛地拔出一把灵骨匕首。
她仍在昏迷,希拉迪尔•卡斯迅速但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衣服脱去,而只留腿臂下面的一点,否则会提前吵醒这个熟睡的美人。现在希拉迪尔•卡斯已近乎全裸。她将衣服碎片撕成条,动作迅速地将德娜斯的双手绑住,又把缠在她头上的布条绑在她的嘴上,好封住她的嘴。她挪了挪德娜斯,好让自己靠在阳台一侧坐着,把她被捆绑的双手绑在用作货钩的圆环上,然后站起来欣赏自己的杰作,眼下这个被捆绑的美丽身躯。希拉迪尔•卡斯决定暂时不要脱掉自己的紧身衣,因为她喜欢这种衣物包裹敏感肌肤的舒适感。
这时,德娜斯那双柔和的蓝眼睛微微张开了。当一阵剧烈的头痛萦绕在她心头时,她发出了一声平静而痛苦的呻吟。她的视力有点模糊,她迅速眨眼,试图把它弄清楚。她抬头看着站着的希拉迪尔•卡斯,眼睛仍然眨着。“Unnhh…-“过了一会儿,希拉迪尔•卡斯才意识到德娜斯的讲话被那块布弄错了。希拉迪尔•卡斯弯下身来,咧嘴一笑,她的白眼睛现在黑得像黑石一样。
即使她的眼睛仍然有些模糊,德娜斯也能看到她曾经伟大的先知希拉迪尔•卡斯身上发生的变化。德娜斯发出一声忧心忡忡的呻吟,因为她想从新的附魔者身边慢慢移开。希拉迪尔•卡斯轻柔地笑了一声,跨在无助的复仇武士腿上。
“嘘…”她示意德娜斯噤声,用着一种阴险的口吻。
希拉迪尔•卡斯轻轻地吻了吻德娜斯的脸颊,细细品味着她柔软的嘴唇上的柔软与香甜。她的舌头滑了出来,舔了舔俘虏的脸,又发出一声呜咽,又一次与她手腕上的紧扣作斗争。希拉迪尔•卡斯发现,她的舌头虽然感觉很正常,但可以从嘴伸进六英寸。
“嘘”
希拉迪尔•卡斯又轻声嘘了一声,之后紧紧地抓着德娜斯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她的手伸向那女性的象征,停在胸前。尽管德拉利的B杯比希拉迪尔•卡斯的大D杯小,但当她看着德娜斯的乳房时,身体却变得越发饥渴起来。
她咧嘴笑着,用手抚摸和按摩着柔嫩的乳房。德娜斯又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声和呜咽声,在她的攻击者的重压下揉捏着。她试图告诉她曾经深爱的希拉迪尔•卡斯,让她停下来,她不想这样。
但即使希拉迪尔•卡斯能听到她的抗议,她也不会理睬抗议。
希拉迪尔•卡斯从德拉里特的大腿上滑了下来,这样她就可以俯身到人质的胸前了。她吻了吻胸前那块丰满乳头,又听到了一声呻吟。然而,这种呻吟略有不同。德娜斯仍在与之抗争,但现在她感觉到了希拉迪尔•卡斯尔想要给她的东西。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囚犯的小乳头,毕竟,现在她觉得这很自然了。德娜斯的胸膛拱了起来,另一个忧心忡忡的呻吟声传了出来。
希拉迪尔•卡斯又往后退了一步,准备继续她的入侵。德娜斯抓住这个机会,试着挣脱。她设法把腿从女先知的脚下滑了出来,狠狠地踢了一顿女先知的脸。希拉迪尔•卡斯轻松地靠到一边去了,她的一脚离她远了几英寸。希拉迪尔•卡斯的手迅速抓住她的脚踝,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德娜斯很快用她的另一只脚跟进了这次攻击,得到了完全相同的结果。
现在希拉迪尔•卡斯又被囚禁起来了,她接着喊叫。她走上前去,把头伸到德拉利的两条腿中间。她抬起德娜斯的臀部,把囚犯的大腿放在她的肩膀上。希拉迪尔•卡斯的脸现在几乎被德娜斯赤裸的腹股沟弄得通红。德娜斯作了最后一次挣扎,试图把她的两腿合住在一起,阻止即将到来的侵犯。希拉迪尔•卡斯很容易地把大腿分开了,附身的恶魔大大增强了她的力量
希拉迪尔•卡斯一句话也没说,把嘴唇靠在德娜斯的蜜穴上,把半只脚长的舌头伸进她温暖的肚子里。德娜斯试图呼救,她的眼睛紧紧地闭上,她的身体收紧。她的尖叫几乎完全被她嘴里的布盖住了。这声音对希拉迪尔•卡斯来说是一种享受。她扭动着舌头,又推又滑地撞着德拉利的销魂洞,打破了她最深处的内心深处的壁垒
希拉迪尔•卡斯深深地呻吟着。她喜欢德娜斯里面油腻果汁的味道。她喜欢她的俘虏仍然蠕动着,挣扎着。她喜欢她完全控制自己俘虏的方式。
希拉迪尔•卡斯继续在德娜斯的紧身性爱中用她的舌头。灵巧而又长的舌头触碰到每一个角落和缝隙,寻找最敏感的地带。当她坚持下去的时候,德娜斯低沉的尖叫,低声的咕哝,强烈的挣扎都开始平息下来。
德娜斯越来越难以否认她的身体向她发出的信号。她发现自己不再挣扎着试图逃跑,而是扭动和扭曲,试图让舌头再次击中正确的地方。就好像她无法控制它。她的尖叫和抗议变成了欢快的呻吟。尽管她的思想仍然拒绝承认这种感觉,但她的身体却很老实享受这一切。
当她看着曾经被拒绝的感情开始对德娜斯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时,希拉迪尔•卡斯咧嘴一笑。她精力充沛地加快了她的努力,她的舌头加快了推,滑动,甚至泵在德娜斯的阴部。德娜斯开始放弃摆脱她所处的境地的努力。
就才刚刚开始。
德娜斯的皮肤开始呈现出一种类似于希拉迪尔•卡斯的颜色。此外,德娜斯每接受一次呻吟和令人愉快的颤抖,她的胸膛就会扩大。快感的俘虏很快就得到了一个像抓她的人那样大的禁锢。德娜斯喘着气,呻吟着,她的意志终于碎了。她的臀部急切地靠在恶魔的嘴唇上,还想要更多的东西,希拉迪尔•卡斯迎合着。
这只需要几分钟的放荡交合,由黑尔‘心的舌头推动转变可怕的复仇者武士接近了堕落的边缘。她高兴地嚎叫着,仍然几乎被这个笑话弄得哑口无言。她那齐肩长的金色头发随着她的手指和脚趾甲变成乌黑的。
希拉迪尔•卡斯把堕落的灵族战士的臀部放下来。当她沐浴在余辉中时,她让自己的喘气,呻吟和蠕动在喜悦中。希拉迪尔•卡斯舔了舔嘴唇,咧嘴笑了笑,低头看了德娜斯几秒钟,然后弯下身去,把嘴塞住的缎带拿了下来。
希拉迪尔•卡斯一把抓起那块布,还盖着她自己需要的布缝,撕开它,把她那炽热的阴唇暴露在空气中。她用臀部顶着德娜斯的脸,抓着一大把头发,鼻子紧贴着温暖的肌肤。
“轮到我了”
她带着一种微弱而威严的咆哮说。
德娜斯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因为她觉得她的嘴唇紧贴着她领导光滑的皮肤。她听了暗含的命令,顺从地点了点头。她的舌头轻轻地从嘴里滑了出来,在希拉迪尔•卡斯温暖的肉上轻轻地擦了擦。当湿淋淋的舌头抚摸着她的热皱褶时,她喘着气,呻吟着。德娜斯急切地亲吻着,继续着她那奇妙的殷勤,她的舌头轻轻地伸进她的首领的肉里。
希拉迪尔•卡斯呻吟着,翘起她的臀部,顶着德娜斯那美妙的舌头。她就得更频繁地.更频繁地这样做。德娜斯的舌头探索着希拉迪尔•卡斯温暖潮湿的阴道,发现它的质地、温暖和味道绝对棒极了。她的舌头往更深的地方伸,寻求那个完全控制着她的女人更多的赞许的呻吟和喘息。
希拉迪尔•卡斯气喘吁吁,把她那只自由的手伸向自己的大胸脯。她紧紧地抓住自己,捏了捏,按摩了她美丽的胸部。她想找到任何能给她带来快感的东西。她的伤口滴满了她的爱汁。她的觉醒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强。
“再深一点”
希拉迪尔•卡斯咆哮着命令道。
德娜斯表示了感激,用鼻子抵住了她的首领,现在是奴隶主的阴蒂。她的舌头伸得越来越深,蜿蜒着,刺激着她所能触及的每一根神经。希拉迪尔•卡斯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膝盖因极大的喜悦而微微颤抖,直到她最后达到高潮为止。她的内壁搏动着,挤在她的舌头上。当希拉迪尔•卡斯的手抓住德娜斯的后脑勺,拉紧她的腹股沟时,她热恋中的汁液溅到了德娜斯的脸上。
当她发出一声欢快的嚎叫时,她头上的角延长了几英寸,她的尾巴也变长了。她的指甲变长了,当它们开始看起来像爪子时,她的指甲就会微微钩起来。
最后,希拉迪尔•卡斯从她美妙的高潮中走了出来。她放开了堕落的的女复仇者的头,深深地喘气,因为她笑下来,作为仍然绑着的女孩。
“嗯…干得好”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听到了一点拖曳声和一两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看起来其他两个复仇者都醒了。多有趣啊。
这两个身体扭曲的灵族,欲望充斥着他们的思想,驱使她们为了快感而越走越远。她们迅速脱下最后的衣服碎片,开始剥去尚存的战士的盔甲和内衣。布雷克尔和阿图克斯是他们的名字,两个更熟练的可怕复仇者在他们的攻击小组…。还有两个最帅的男人。
当这两个人继续觉醒的时候,恶魔工作得很快。布雷克尔平躺在他的背部,他的手腕绑在他的头上方,一个权力管道运行在墙上。阿图克斯的双手被绑在头上,绑在船舱顶上的一个圆环上,他站在猎鹰内部的一边。当他们两个人醒来的时候,两人的眼睛都微微摆动着,每个人都看到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从一个堕落的精灵变成了精灵:希拉迪尔•卡斯和阿图克斯,德娜斯和布雷克尔。
“由老家伙们……”阿图克斯喃喃低语着。希拉迪尔•卡斯发出咯咯的笑,使他自己仅仅挨着那位站着的艾尔达。“他们在这里帮不到你。”她说,让她的发梢稍许划过她的肩膀,并把她的胸脯紧紧压住那位男性健美的胸膛。布雷克尔刚开始怀疑那位赤裸地叉坐在他肚子上的德娜斯。两位男士都有运动员般的身体,他们的肌肉充满了健美感,完全展示出了他们那略显古铜色的身躯。
放了我,你这个堕落的婊子!“
阿图克斯下令。希拉迪尔•卡斯又笑了,又笑了起来。
“不可能”
于是,她跪下了,这样她就可以和最吸引她注意力的那部分男性平起平坐了。她轻轻地上上下下吻着,现在已经松弛了很长时间,心里充满了渴望和期待。阿图克斯轻轻地咬着嘴唇,把快乐的念头挡在脑后。
“停!”
他又喊了一声,他的两条腿试图站起来踢希拉迪尔•卡斯。她笑了笑,紧紧抓住他的大腿,她的恶魔般的力量使这位强大的战士连一英寸的腿都动不了。
希拉迪尔•卡斯发现,让阿图克斯的轴高于平均水平很容易,这是令人惊讶的。让身体背叛心灵是很容易的。现在让心灵背叛自己,…那是她想要的。希拉迪尔•卡斯用双唇环抱着艾尔达的轴尖,轻轻地吮吸着乳汁,发出一声淡淡的妓女般的呻吟。阿图克斯咕哝了一声,试图使自己的思想尽可能远离这种情况,但她并没有使他感到轻松。
她低着头,一边把他的每一点都塞进嘴里,一边自言自语地笑了起来。毕竟,这只是时间问题。她的舌头紧紧地贴在温暖的肉的下面,开始缓慢而谨慎地摆动起来。阿图克斯又开始挣扎起来,但完全无法改变自己的立场。他闭着嘴,害怕在出事故时发出呻吟声。
希拉迪尔•卡斯一边工作,一边呻吟着,她喉咙里的震动在坚实的卵袋上回荡着。阿图克斯把头往后一靠,继续拒绝接受从他的领导的这种堕落中得到满足的想法。希拉迪尔•卡斯不停地缠着他,他的身体无法拒绝他的思想所做的事。确实感觉很好。哦,上帝,这感觉很好,但他不接受,他拒绝了,而且希拉迪尔•卡斯也不想放弃:打破快感是最有趣的部分之一。她的舌头转了转,舔了舔他的肉棒,她加快了速度,试图把固执的埃达拉得越来越近,接近他的快乐之巅。阿图克斯的头脑很坚强,但不幸的是,这并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他的身体自然地对这一关注作出反应,越来越多的欢乐的波浪撞击着他的意识。
它很快地到来了起来,每一秒钟都使他越来越近。他咆哮着,挣扎着,但她也移动了一下,她的舌头在合适的地方挠痒痒,给她带来了更多的喜悦之情。他拒绝了,但还是来了。他无法阻止它,但他可以拒绝享受它。他甚至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她吸得更紧了,舌头也更靠近他了。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他紧闭眼睛,挺起胸膛,…但他觉得她成功了。
希拉迪尔•卡斯朝他笑了笑,一边舔着嘴唇,一边又站了起来,把湿透了的木杆悬在空中。他轻轻地喘气,怒视着她。她知道她可以慢慢来。她要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振作起来,总是在离终点线还差一步的时候停下来。她不会让他高潮的,除非她知道她已经让他崩溃了。
布雷克尔还是一个字也没说。他只是忧心忡忡地望着坐在他头顶上的那个被妖怪迷住的女人。德娜斯咯咯地笑着,轻轻地向后滑,把她甜美的臀部压在他的屁股上。她在那个男人软软的轴上擦了擦她那又热又湿的裂缝,她自己呻吟着,因为即使是最简单的抚摸,也能使她的心在喜悦中旋转。布雷克尔默默地挣扎着,在地上蠕动着,试着把手松开,试着移开刺激的按摩,试着做任何事情。
她哀求地呻吟了一声,她的臀部在他的臀部上下摩擦,同时她让他紧紧地按在她的屁股上。
“来吧,…“
她柔软的胸部在他的鱼竿上轻轻地弹来弹去。没过多久,他就坐满了旗杆。他的跳动的长度挤在他和她等待的身体之间。
“哦,那就更像了。”
她咧嘴一笑,她的臀部又往下旋转了一点,逗那个被绑着的复仇者。她向前倾着身子,胸部离布雷克尔的脸只有几英寸远,她抬起了臀部。她向后伸出一只手,把脉动的轴向上指了指。她迅速平稳地移动着,把他那硬腿的头塞进她那潮湿的狭缝里,然后推了下去。当她抓住他的每一点,把她的臀部紧贴着他的时候,她的胸部拱起,她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呻吟。布雷克尔咬得更紧了,他的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她翘起。
德娜斯咧嘴一笑,让那些美妙的感觉淹没了她。她知道布雷克尔不像阿图克斯那样“强硬”,她会从中得到一些乐趣。她慢慢地在他的腿上跳起来,她的湿墙紧紧地紧贴着她里面温暖的肉。她淫荡地呻吟着,她的丰满柔软的胸部随着她一起跳跃着,当她骑着无助的Eldar的时候。布雷克尔发出了一个小的,克制的呜咽,因为他试图做他知道他应该做的事,但这是艰难的,有这么多的感觉通过他的身体。
她更快地把他投入和抛出她,轻轻地呻吟出来,哄骗。
“哦,…你在我心里是如此的重要。”
布雷克尔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跳跃、曲线优美的身体。她是如此的迷人。只有永恒的诅咒威胁着他,才使他不能从自己的处境中获得快乐。大敌人甚至可以通过这么小的管道。
德拉利什的身体和布雷克尔的身体一样,按照他的意愿慢慢地但却稳稳地碎裂着。她向前倾着身子,轻轻地、反复地吻着他的脸颊,她的臀部还在有节奏地上下摆动。布雷克尔转过脸去避开那个被附魔的女人。她笑了笑,吻了吻他的脖子,不时轻轻地咬他,因为她充分利用了他。
没过多久,布雷克尔就接近了他的巅峰时刻,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他咕哝着,呻吟着,咬着嘴唇,扭动着身子。那个色孽妓女在他耳边呻吟,向他展示他给她的感觉有多好。布雷克尔轻轻地呜咽着,心里默默地求她不要再继续下去,但他的身体却在说相反的话。德娜斯看到了它的到来,她把他越拉越近,离它越来越近。就在他以为她会强迫他的时候,她把它拿走了。她把她的臀部从他那还在跳动的腿上滑下来,坐回他的背上,跨在他的肚子上。她的湿口子温暖地压在灵族坚实的腹部上。她恶狠狠地朝他笑了笑,因为她知道现在他是她的玩具,和他一起玩很有趣。
希拉迪尔•卡斯推开猎鹰座舱的门。她发现阿尔维尔,司机,摆脱了他的昏迷。当他看到仙女在他面前邪恶地微笑时,他掏出了他的shuriken手枪,结果却被希拉迪尔•卡斯踢出了他的手。他冲过猎鹰破碎的挡风玻璃,向后一冲,想要逃跑,但希拉迪尔•卡斯却像闪电似地移动,抓住了他的腿,把他拖回了屋内。她把他压住,剥光了衣服。她躺在他的躯干上,用一只手抚摸他的肉,用另一只手玩弄她的乳头。阿尔维尔开始低声低语着混沌的誓言和脏话,挣扎着要出去。她不理睬他,把他的胸脯插进她的乳沟里,把她的乳房挤在胸前。她不停地把他的硬公鸡插在她柔软的胸部之间,舔着它的尖端,迫使阿尔维尔违背他的意愿去唤醒他。她能看出来,因为他开始大声说出他的沮丧,用一些非常有创意的语言来表达正在发生的事情。在他的同伴坚持不懈的激励下,布雷克尔找到了撕破束缚的力量。他捡起阿尔维尔掉在地上的那支希里肯手枪,给它装上了炸药。
“瞧,布雷克尔那肌肉丰满的人身发出阵阵阴冷的精液,就在那一刻,从格拉夫坦克弯曲的外壳门外传来熟悉的精灵的哭声。正是埃拉茨里尔,埃尔达尔·法西尔长老,一路拼搏着来到这个新被玷污的色孽巢穴;门锁发出嘶嘶声和呼啸声,农夫打开门,趴在地板上,每个人都在恐龙面前行走。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